第81章 道八十一声万岁: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闻澈到底在想什么呢?
  闻澈想的很简单——他曾幻想过无数个未来的自己,却怎么都没想过,到最后他长成了一个渣男。
  是的,渣男。
  他是说,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同时喜欢上好个人呢?
  明明从记事起,他最讨厌的就是他爹那样的渣男。见一个爱一个,对谁都说是真爱,实则不过是在满足自己变态的私-欲。
  闻澈认真对他的母后发过誓:“我绝不会变成我父皇那样的人。”
  不论是嫡子澈,还是失了忆的男爵澈,在对待感情问题上都是很专注的,他一直坚定不移的只想要谈一场从一而终的恋爱,从生到死,就只有彼此,稳定又持久。他不会因为对方病了、老了、难看了,就不喜欢对方,自然也不会因为对方死了就移情别恋。
  最起码……闻澈曾经是这么坚定的认为的。
  如今的现实却狠狠的打了他的脸。
  他喜欢少游,这毋庸置疑,那是陪伴了他一整个童年的缩影,让他放弃少游,就像是让他放弃了自己唯一单纯的快乐时光;但他也同时情不自禁的被顾准吸引着,感动于顾准这些多年执着的等待,欣赏着顾准身为一国上将的杀伐果断,当然,最喜欢无论何时何地顾准的眼睛里都只有他的样子……
  其实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偶尔在拥抱着“明帝”时,闻澈也会觉得到心跳加速,哪怕“明帝”顶着一张那么让他讨厌的脸,他都可以透过外在对那里面的灵魂产生好感。
  闻澈一直不敢深想这件事,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样的自己。
  他为什么会变成这么可怕的人呢?
  他无数次诘问自己的内心。他明明在理智上是抗拒着变成他父皇那样的人的,但情感上却好像又在下意识的模仿他童年里唯一的男性榜样。
  他还会就这样喜欢几个?
  闻澈不敢把这些话说给任何人听,因为他从小耳濡目染学到的,就是这种同时喜欢很多个人的感情是很不正当的,是羞于启齿的,是极其不负责任的,它会伤害到很多人,很多他在乎的人。
  所以,闻澈只能关起门来和自己过不去。
  他觉得他不配得到幸福。
  如果少游在天有灵,少游又会怎么想他呢?少游那么拼命的想要带他去萨米基纳,那么努力的在乱世中护他周全……结果却等来了他又喜欢上了别人?
  闻澈觉得他要是少游,他一定会化作恶灵来掐死他,好一了百了。
  幸好,虽然闻澈的心出轨了,但他的大脑还是能很好的克制住了自己的言行,他守住了他从小坚守的原则,他会孤独的走过一生,用以赎清他曾在感情道路上出现的短暂迷茫。
  刚刚成为皇帝的闻澈,躺在足够二三十人睡下的大床上,翻来覆去,却始终睡不踏实。
  一会儿是少游被炸死在他眼前的画面,即便他根本没有见过,但他已经想象了太多次;一会儿又是登基仪式后的晚宴上顾准消沉的侧脸,他明明最不想伤害的人就是顾准;最后甚至出现了“明帝”,“明帝”已经换回了自己的身体,正像以往一样,搂着他,陪他看完了一整晚的黄金八点档。
  “哈哈哈哈哈。”闻澈知道这是在做梦,因为只有在梦里,他才笑的出来。
  “很晚了,你该睡了,宝贝儿。”“明帝”低头,亲了亲闻澈的额角。
  闻澈正打算耍赖要求再多看一集的时候,却在看到“明帝”的新面容时愣在了原地,因为换回自己身体的“明帝”,长了一张少游的脸,可他的身体却是成年后的顾准才会拥有的强壮。
  然后,闻澈就被吓醒了。
  他腾的一下子从高床软枕上坐起,茫然的看着金红色的帷幔,分不清楚那到底是个噩梦,还是来自于他内心深处最大的渴望。要是他们三个是一个人就好了,那样就完整了。他快乐的童年,他曾经身为嫡子澈的荣耀,以及……他对亲情的渴望。
  ——朋友和家人不一定会成为你的爱人,但你的爱人一定会成为你的朋友和家人。
  在闻澈的思维还模模糊糊的时候,顾准已经衣着笔挺的敲响了闻澈的房门:“陛下,您醒了吗?”
  “没有。”
  说完这话,闻澈就懵逼了。天哪,他到底在干什么?他已经有多少年没再干过这种类似的蠢事了?
  顾准也愣在了门边,因为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再一次涌入了他的脑海,好像在他忘记了的什么时候,他和闻澈也经历过无数次这样的对话。
  ……
  少游敲门,叫闻小澈起床:“你醒了吗?”
  闻小澈以一种他的大脑速度绝对跟不上的矫健身手,快速窜进了绸缎被子里,闷头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很努力的紧紧闭上眼睛,掩耳盗铃道:“我还没有醒。”
  起床什么的,对于闻澈来说,绝对是平生大敌。
  面对这种情况,少游往往的选择就是直接推门而入,掀开闻小澈的被子,把他喜欢的散发着牛奶与霜糖香气的甜点在他鼻尖前晃一晃,然后板起脸道:“只有起床的人才能吃。”
  ……
  如今的顾准……
  也是这么做的。
  当顾准手拿着糖浆华夫饼直接进门时,闻澈和顾准都愣了一下。
  “陛下。”
  “这么早,有事吗?。”闻澈假装自己刚刚并没有犯蠢,重新拿出了一贯的帝王样,昂起下巴,一副不太想搭理人的冷漠。
  顾准不请自来,自然也不是没有万全的借口的:“我通过雷加的特殊渠道,得到了一些有关于‘明帝’到底是谁的消息,我觉得您也许会感兴趣。”
  闻澈当然感兴趣。
  因为“明帝”在闻澈的帝王生涯正式步入正轨后,已经在筹划着去外星系“治病”了。当“明帝”这么和闻澈辞行时,闻澈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明帝”曾经骗他的托词,而他当时竟然就那么愚蠢的相信了!
  闻澈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顾准直接说出“明帝”到底是谁,他便只能主动开口:“所以,你还不准备直接公布真相的原因是……”
  “因为这和您的一条旨意起了冲突。”顾准颔首,显得十分恭敬,不敢越雷池一步的规矩。
  闻澈却觉得心里刺刺的,他不喜欢这样的顾准。不过,这一切都是他的选择,他活该承受。他好不容易才压下了心里的矛盾情绪,将关注点放到“明帝”到底是谁上:“我的什么命令?”
  “您不想知道少游的本体是谁。”顾准直言。
  “你是说?!”闻澈这次是真的彻底被惊的清醒了。
  “有这种可能。”顾准在得到雷加的确切消息时,也缓了很久才反应过来。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以外,如果还有谁会让罗教授放心他去接触闻澈,自然只可能是少游的原身。
  这也就解释了“明帝”一直以来对顾准挥之不去的淡淡敌意。
  “你、你有几成把握?”闻澈说这话时甚至有些磕绊,但他自己却并没有注意,他实在是太紧张了,绸缎的被角被抓出了明显的褶皱。
  “至少五成。”虽然现存的有关于少游的资料少的可怜,但也不是全然没有的,最起码少游和男爵澈在220九等星教堂孤儿院里的日子,还是有视频记录可以当做参考的。而就雷加为顾准查到的资料来看,“明帝”和少游在很多为人处事上,都有着极其相似的习惯。
  事实上,在雷加的数据分析调查上,明帝、少游和顾准都有着不少的相似点,他们三个就像是在不同环境下成长的同样的一个人。
  也许不同的环境赋予了他们不同的鲜明性格,但也有很多本质是没有变的。
  差别最大的是少游和顾准,“明帝”则更类似于一个过渡,模棱两可的既像顾准,又像少游,在常人看来这是很不可思议的,但它就是存在着。
  少游和顾准,就像是嫡子澈和男爵澈。
  性格简直天差地别,嫡子澈强势,男爵澈绵软;少游是个具有全部美好品德的骑士,顾准却是一个长歪了的枭雄;但他们却又确确实实是一个人,无论是嫡子澈还是男爵澈,都有着一股善良到甚至有些傻气的特质;少游和顾准相似的地方就更多了,寡言、坚毅又执着,对于闻澈还总有着一种病态的在乎。
  而不管是哪个闻澈,顾准都奉若珍宝。
  好吧,也许顾准会因为闻澈能想起他,而更加欣喜一些;但如果闻澈一辈子都不想起他,其实也没有什么关系,他还是会对闻澈始终不渝。
  所以、所以……
  ‘如果我和少游是一个人就好了’。顾准如是想,‘这样阿澈就不会为难,还会像我喜欢他一样的喜欢我。’
  是的,在看到雷加的报告后,顾准不可能不联想到,有可能少游就是他的代体。不,他不是想,而是更加类似于在祈求光明女神,让少游成为他的代体。他不知道技术上能不能做到这点——本体和代体同时清醒着,但他希望能如此。
  虽然这种可能性很渺茫,但他还是会情不自禁的,因为这么一个猜测而欣喜若狂。
  当然,此时的顾准,更多的还是一种自high,所以他压下了全部的猜测,只对闻澈说了“明帝”和少游的相似性。
  “那、那你觉得他可能有,呃,少游的记忆吗?”闻澈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希望少游就是“明帝”,还是不希望,他此时的情绪简直混乱极了。一方面,他觉得少游是个独立的个体,一方面他又希望少游就是“明帝”,这样他对“明帝”的好感,就找到了比“自己就是这么一个三心二意的人”更加合理的理由。
  “我不知道。”顾准实话实话,“但我觉得你可以亲自去问问罗教授,他肯定不会拒绝你的任何问题。”
  罗教授一直表现的,就是倾向于告诉闻澈少游到底是谁的,只是闻澈拒绝了而已。
  闻澈的心,乱了。
  他慌不择路的问顾准:“你觉得我应该去问吗?”
  “自私来说,我希望你去问,我甚至比你更希望‘明帝’就是少游,因为这样一来少游的死就不成立了。”
  这个话题一起,闻澈就再次变成了一个锯嘴的葫芦。
  但顾准却不准备在纵容着闻澈,他强硬的说了下去,他必须让闻澈面对现实:“如果证实了少游还活着,你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吗?一个和少游公平竞争的机会。”
  闻澈垂下头,有些不敢去看顾准的眼睛。
  “回答我!”顾准的声音是从未有过的严肃,他不是在对闻澈发脾气,他只是、只是……“求你,这是我唯一拥有的念头了。”
  “你不会觉得我很三心二意吗?”闻澈终于说出了他一直以来的自我质疑,说出来的感觉与他想象中的完全不同,他以为他会很难堪,如今却反而如释重负。虽然在喜欢的人面前,大家都爱表现出自己最美好的一面,但有时候又会有一股暴露自己全部缺点的冲动,去博取一个也许对方会连他的缺点都全盘接受的可能。
  顾准突然笑了,他知道这很不合适宜,但他还是情不自禁的觉得,为什么闻澈能这么可爱呢?“这就是你一直在纠结的问题?”
  “不要笑,我很严肃的在你问。”闻澈开始有点难为情了。
  “我不在乎。”顾准道,这就是他的心声,他不在乎闻澈是不是三心二意的人,他只在乎闻澈喜不喜欢他。有可能这么说有点贱了,但他宁可闻澈是个喜欢他的三心二意的人,也好过闻澈是个只喜欢别人的深情之人。
  而且……
  “你并不是那种三心二意的人,阿澈。会问出这句话的你,和先帝就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虽然闻澈没有说,但顾准还是懂了闻澈最深的顾虑,他在害怕变成他父皇那样的人,“你永远都不会变成他那样的人。”
  闻澈短暂的一生充满了各种狗血与意外,他的童年被割裂成了一块又一块残缺的区域,他自然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
  “所以,如果证实少游还活着,我就和他公平竞争。就这么说定了?”
  闻澈不知道顾准到底是怎么能这么快速又重新跳回这个话题的,但他最后……还是小幅度的点了点头。闻澈其实也不敢肯定,如果少游和顾准真的都活着,他到底会选择谁,不过至少他可以肯定的是,他此时此刻喜欢顾准的心,是真的。
  再后面的事情,就有点囧了。
  在从罗教授那里得到肯定的真相时,闻澈甚至用那么一刻想要假装失忆,忘记他曾经全部的纠结。
  因为……少游就是顾准。
  “这真的可行?”
  “只有他这样一个特例。至于记忆能不能全部恢复,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觉得可能性比较大,毕竟您就恢复了,您的代体和顾准的代体差不多是同一批次。”
  “会变成两种人格吗?不对,是三种。”
  罗教授一脸诧异:“为什么你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难道你和男爵澈就变成两种人格了?”
  “当然没有,我就是我,嫡子澈、男爵澈都是我。”
  “顾准也会一样的。”罗教授耸肩,“别人不懂这个我可以理解,但是我以为你有过更切身的体验,应该就不会再问这么傻的问题了。”
  “咳。”闻澈这也算是关心则乱了。
  “那顾准的情况是比您复杂一些,但戚述本质是一样的。您用了一年时间就恢复了记忆,他也不会比您慢多少,唔,最多三年吧,完整的他会成为您的成年礼物。”毕竟顾准的试验还是在闻澈之前的,所以记忆恢复的时间只会拖的更久,不过恢复的概率还是很大的。
  当顾准被告知这件事时,他的感觉就是——奇迹竟然真的存在!
  从今天开始,他要当光明女神一辈子忠实的信徒!
  我和阿澈什么时候可以嘿嘿嘿?!
  “这就是为什么我讨厌我自己的原因,太蠢了。”“明帝”在一边和闻澈咬耳朵,“你确定你真的喜欢这货吗?”
  “你为什么那么不喜欢自己呢?”闻澈反问。虽然男爵澈也做了很多蠢事,不,准确的说,在男爵澈的过去里,他很少有做明智的事情的时候。但闻澈还是很喜欢那个过去的他,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率性到让闻澈奢望。
  “明帝”歪头,蹭了蹭闻澈的鼻尖,尽量用一种轻松调侃的语气道:“因为顾准越长越像我的那个渣爹。我看他,就总像是在看自己最恨的人。而且,怎么说好呢,从另外一个角度看自己,你就会发现不少自己不应该去做的黑历史,面对自己的黑历史,正常人都会很难为情,很想这辈子都不见到他吧?我对顾准就是这种感觉。”
  闻澈仰头,怔怔的看着“明帝”。
  “怎么了?”“明帝”对闻澈的目光总是很敏感。
  闻澈摇摇头:“就是觉得你帅呆了。还记得吗?咱们小时候说过的,当有天你能用轻松的语调,把自己过去最痛苦的事情,无所谓的拿出来调侃时,你就帅呆了。”
  “明帝”从脸一路红到了脖子根,总能不经意就被闻澈撩一把呢。
  顾准……还是很嫉妒他自己啊啊啊!他内心的小人一直在嘶吼,为什么闻澈要看着“明帝”啊,看我,看我,我明明比“明帝”那张脸更顺眼!
  “明帝”挑衅一笑,我果然还是很讨厌我自己啊。
  ……
  “明帝”回归本体后,顾准的失眠症就不药而愈了。
  回归本体的第三年,顾准在某一天早上醒来后,发现自己神奇的从三种不同的角度,看了一遍自己的过去。那种感觉特别类似于他一边嫉妒着,一边又暗爽着。人这辈子,大概没有谁能体验到他此时的感觉。
  好吧,闻澈能懂。
  他还是他,只是对于一件事,会有截然不同的三个看法。这很矛盾吗?当然不矛盾,一个人对一件矛盾的事总会产生好几个看法的好吗?好比二次元喜欢的角色死了,一边觉得这是这个角色最好的结局,一边又会希望他能够活下去。
  唯一不变的,大概是顾准对闻澈的感情,不,他坚持声称他对闻澈爱多了三倍。
  闻澈:“……”缺个能吐槽你的人,总感觉很遗憾呢。
  禾和默默的给闻澈分享了一下顾准的个人主页,下面一堆评论,根本不缺吐槽主力:
  【[再见]每天都在秀恩爱什么的真是够了。】
  【身为单身狗的我,为什么每天要自虐的看你直播你有多爱陛下?陛下是我的好吗?!】
  【三倍的爱怎么了?我可以分分钟来个十倍的澎湃情感,来战吧,情敌!】
  【自从元帅和陛下在一起之后,我感觉自己就总在感慨,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元帅。】
  【我开了个帖子——818皇室那对狗男男,专门深扒各种皇室的虐狗瞬间,欢迎大家一起来分享最让自己想报社的互动。】
  ——d——
  顾准:“这就完了?”
  闻澈:“要不你还想怎样?你质问我到底爱的是谁,我说不出来,你负气出走,结果发现自己身怀六甲,五年后带着孩子重回首都星,我好不容易用爱与真诚重新让你和孩子接纳我,但我却在这个时候车祸失忆,身边有了个恶毒未婚妻,你和她大战三百回合,最后咱们历经九九八十一难这才艰难he?”
  顾准:“宝贝儿,你最近看的电视剧……有点神奇呢。”
  闻澈:“你有意见?”
  顾准:“我百分百陪你一起看啊!我可喜欢了。”
  闻澈:“乖。”
  顾准暗搓搓的问:“那你到底是喜欢顾准多一些,还是少游多一些?”
  闻澈:“……‘明帝’表示不服。而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故意这么问,到底是想听到什么。”
  想听到什么?当然是闻澈对他三倍的爱啦!喜欢顾准,好感度100;喜欢少游,好感度100;喜欢“明帝”,好感度100。一共300,恩,就是这么精准!
  闻澈不忍直视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顾准欺身上前……
  然后,他们就排排坐,一起看狗血电视剧看了个痛快=v=
  电视剧结束时,闻澈冷不丁的开口:“我爱你。”还是满足了顾准这个小妖精。
  顾准:脸、脸要滚烫到能煎鸡蛋了!
  【果然是逆了cp了啊喂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