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节 银样镴枪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肉身虽是管虢公,内里却换了个人,操纵血气法则岂是寻常人所为,山涛顿时收起轻敌之意,熄了速战速决之心,眸光闪动,心中思索着对策。管虢公见他停手不攻,暗暗松了口气,他虽能将本命血气的威力催发到极致,终究只炼化了两份,饶是山涛吃了樊隗的暗算,非复鼎盛之时,他也只能从旁周旋,拖延一二,不可正面硬撼,如韩十八不能及早赶到,也只能放弃这一千载难逢的机会。
  一步登天,就此白白错失,他实在是不甘心。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山涛顷刻间便拿定主意,一声厉啸,全力张开南明神域,痛下杀手。管虢公没想到他如此果决,肚子里一迭声叫苦,待要抽身远走,却已迟了一步,陷入苦战,苦苦支撑了一日一夜,本命血气无以为继,再不能轻易撕开神域,身躯为血气法则侵蚀,直如千刀万剐一般,皮肉一丝丝一缕缕挂落下来,血珠滚滚滴落,蒸腾为氤氲血气,重又吸入鼻孔。
  管虢公一颗心不住往下沉,山涛一旦铁了心要留下他,除去死撑到底,也没有旁的退路,富贵险中求,这一遭却是打错了算盘,就算弃了这具肉身,也不知能不能逃出生天。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管虢公横下一条心,不遗余力催发本命血气,血肉尽被削去,只剩一具玉色白骨,密密麻麻铭刻血符,光华流转,熠熠生辉,在南明神域中竭力作困兽斗。
  不知何故,山涛心底腾起一股莫名的烦躁,左冲右突,始终按捺不下。管虢公虽露颓势,却也不是一时半刻拿得下的,急躁之下,山涛掀起南明神域,一浪高过一浪层层压去,反给对方留下腾挪的空隙,每每于间不容发之际脱出罗网,如溺水的人挣扎着浮出水面,吸上一口续命的气。
  双方又缠斗了大半日,管虢公渐至于灯枯油尽,左臂白骨“咔嚓”一响,细小的骨屑冉冉飘起,如晶莹剔透的玉石,在神域中湮灭殆尽。山涛终于看到了曙光,正待痛下杀手,眼梢瞥见一道黑气,如大蛇般横空出世,滚滚扑过半空,落地化作一魁梧敦实的汉
  子,左眼白球黑瞳,右眼黑球白瞳,定定望着自己,咧开大嘴似笑非笑。
  区区外界异物,也敢在他眼皮底下耀武扬威?山涛冷哼一声,忽然觉得那汉子有些异样,心中生疑,凝神细察一番,这才发觉那汉子竟炼化了一份南方本命血气,筋骨凝结,为深渊接纳,从此永驻于世。他顿时心如明镜,这汉子十有八九是得了什么好处,知恩图报赶来相助,管虢公百计拖延,等的就是他吗?
  那汉子嘻嘻一笑,朝山涛有模有样拱了拱手,道:“乌照见过南明王,幸会,幸会!”他嗅觉灵敏,立于南明神域外,小心翼翼,绝不越雷池半步。山涛如何看得起这等异物,炼化了本命血气,巴巴送上门来,正好物归原主,他催动神域向前压去,乌照尝过苦头,哪里肯陷入其中,抢先将身一纵,化黑烟退避三舍。
  乌照虽未出手,却引得山涛分心旁顾,管虢公终于喘了口气,伸手在左臂上一按一抹,本命血气渗入创口,骨屑不再飘出,但那一道裂痕却永远无法愈合,血符流动至此戛然而止,却是废了小半条胳膊。山涛身经百战,旋即察觉对方的用意,当即弃乌照不顾,返身扑向管虢公,血气法则一道道落下,管虢公左支右挡,百忙之中拿眼光去瞥乌照,却见他只在神域外逡巡,不肯舍身踏入其中,肚子里不禁破口大骂。
  无移时工夫,管虢公右腿被血气法则侵蚀,破开一道深深裂痕,骨屑一股脑喷出,瘸了个腿进退两难,眼看大势已去,山涛蓦地将南明神域一收,飘身退出数丈,脸色阴晴不定,举目望去,前方又多了一员镇将,手持八棱破甲槊,跨一匹独角乌烟骓,杀气腾腾盯着自己,胸腔中似乎燃烧着一点火焰,虚无缥缈,气息十分诡异。
  管虢公并未见过藏兵镇将,不过瞧他的模样似友非敌,相助也罢,搅局也罢,这具肉身总算是保住了。他伸手按住右腿,催动本命血气,阻止白骨继续崩解,心中琢磨着,为何韩十八还不现身,来的反而是一个异物,一个镇将?难不成韩十八如此慷慨,将两份本命血气分别赐
  予了他们?心念动处,眉心镇珠内精芒点点亮起,管虢公起心意感应,乌照确是炼化了一份本命血气,但那镇将体内却空空如也,只有一点纯青的火焰,吞噬了心脏,在胸腔中一涨一缩,跳动不息。
  山涛入主深渊之底,体内血气浩如烟海,正有无穷资粮,藏兵镇将按捺不住胸中渴求,顿时凶性大发,双腿猛一夹,独角乌烟骓破开四蹄,肆无忌惮撞入南明神域。山涛微微眯起双眼,操纵血气法则擒拿镇将,不想对方掀起八棱破甲槊,大开大合,引动一缕纯青色的焚天之火,撕开神域,吞噬血气,当胸一槊狠狠捅去。
  山涛心中打了个咯噔,这一惊非同小可,神域对神域,法则对法则,这是颠扑不破的铁律,为何这一缕纯青色的火焰如此特异,吞噬血气为资粮,如入无人之境?面对三大强敌夹攻,他凛然不惧,但焚天之火一出,血气法则如雪狮子向火,却令他顿生退意。
  焚天之火只燃烧了数息,吞噬海量血气,如吃饱犯困的猛兽,倏地缩回藏兵镇将胸腔内,懒洋洋不听使唤。神域四合,血气法则纵横交织,杀了他一个措手不及,藏兵镇将百忙之中身化奇气,壮士断腕壁虎断尾,顾头不顾腚,跳入云霄避难,独角乌烟骓被法则之力吞没,无声无息消失于神域中。山涛稍稍松了口气,原来是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枉费他吓了一大跳。
  奇气横掠数十丈,落地化为藏兵镇将,胯下没马,手中没槊,骨节噼啪乱响,皮开肉绽,一道道伤口炸裂,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他目露凶光,四下里一扫,管虢公只顾提防山涛暴起,乌照眼观鼻鼻观心,谁都没有在意他的狼狈相。藏兵镇将鼻孔张翕,按捺下胸中冲动,山涛何等了得,无有焚天之火相助,他万万不是对手。
  双方相持片刻,山涛心有所动,扭头望去,只见又一员镇将姗姗来迟,身披皮甲,腰挂牛角,手中提了一柄九头穗骨棒,炼化本命血气,得以永驻于世,气息昭然若揭,正是从一开始就追随韩十八的镇将樊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