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公孙之风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四章公孙之风
  公孙白缓缓的抬起头来,坦然无惧的迎向刘氏的视线,缓声道:“小薇并不知那碟鹿肉是夫人的膳食,不知者不罪,还请母亲恕罪。”
  羊绿喝斥道:“什么叫不知者不罪,一个贱婢就能随便动主母的膳食,谁知日后会不会在膳食中下毒?”
  刘氏脸色阴晴不定,许久才道:“白儿唐突,当向二娘赔罪。至于这贱婢,无法无天,来人,给我拉出去打十大板!”
  随着一阵响应声,几个如狼似虎的家丁一拥而上,一把扭住花容失色的小薇就要往外走。
  “公子,救我!“小薇脸色吓得煞白,惊慌而绝望的哭道。
  十大板,可轻可重,重则可要人命,在这个年代,太守府中打死个婢女,实在不算个事。
  “住手!”公孙白腾身而起,嘶声吼道,满脸杀气腾腾的走了过去。
  那几名家丁被他气势所慑,不觉松开了手。公孙白一把将脸色苍白的小薇拉到身后。
  “放肆,公孙白你不要不识好歹!”刘氏厉声怒斥道。
  其实,她原本是偏向公孙白的,所以丢卒保车,借这个婢女转移众人的视线,当然那几名家丁没得到她的授意,也不可能下狠手打的,想不到公孙白竟然如此大胆妄为,公然对抗她的命令,令她不觉恼怒起来。
  这一刻,大厅之内又窃窃私语起来,大都是认为公孙白不识好歹,得罪了夫人肯定没好果子吃,而那原本满脸沮丧的羊绿也不禁满脸得色起来。
  “你们还等什么?难道老身的命令你们也不听了吗?”刘氏指着那几名家丁厉声怒斥道。
  “喏!”
  几名家丁家将再次扑了过来。
  公孙白眼中杀气腾腾,心中一横,意念对着系统发出指令:“取我剑来!”
  一柄宝剑瞬间出现在他的手上,只听呛啷一声,利剑出鞘,寒光凛冽,锋芒逼人,整个大厅之内弥漫着一股寒意。
  凛冽的杀气,令几名家丁家将不禁心中一寒,望而退步。
  大厅之内的空气瞬间凝结住了,众人纷纷张大着嘴巴,愣愣的望着手执利剑,满脸杀气的公孙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谁也没见到公孙白拿剑进来,手中却突然多了一柄五尺长的宝剑,而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公孙白竟然吃了豹子胆,敢在公孙瓒和刘氏面前动刀动剑。
  “五弟,你太放肆了,连母亲的命令都不听,就让我这做兄长的来教训你!“
  随着一声轻喝,公孙续腾身而起,拔剑而出,直指公孙白。
  “公孙续,武力63,智力56,政治66,统率65,健康值89,忠诚度85。”脑海里传来系统的声音。
  武力只比自己高了8点,也不怎么样嘛。
  公孙白冷眼望着公孙续,缓声说道:“二兄,并非我不愿听从母亲命令,而是小薇自幼与我相依为命,我已视她如小妹一般,容不得她受到半点伤害。“
  公孙续不禁大怒:“不知好歹的东西,吃我一剑!”
  剑去如风,如同闪电一般直奔公孙白的肩头,令人避无可避。
  想不到63的武力,渣渣一般的数值,也会如此威猛。
  公孙白不及多想,顺手举起破天剑相迎。
  当啷!
  随着铁器坠地的声音,公孙续拿着手中半截铁剑,望着公孙白怔怔出神。
  铬钢宝剑,不愧为金属之王,果然削铁如泥。
  “来人,给我拿下这个孽子!”刘氏眼见爱子吃瘪,气得全身发抖,厉声喝道。
  公孙清等人接到命令,立即纷纷拔剑而出,齐齐涌了上来,将公孙白围了起来。
  “退下!”一道声音如洪钟一般,在大厅之内回响。
  众人立即呼啦啦的退了下去,没有半点迟疑。
  公孙白心中一动,朝大厅正中望去。
  英俊貌美,声若洪钟,深得涿郡太守刘君喜爱和赏识,果然如此!
  发话的正是一直未置一言的公孙瓒,这里真正的主人!
  公孙瓒双眼如电,威风凛凛,望着公孙白喝道:“还不弃剑向母亲赔礼?”
  公孙白心念闪动,立即当啷一声,扔下破天剑,对着刘氏一拜:“孩儿唐突,还请父亲和母亲恕罪。”
  刘氏脸色铁青,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公孙瓒不置可否,沉声问道:“此剑从何而来?”
  公孙白立即将身旁的破天剑捡起,双手呈上:“此剑乃孩儿偶得奇遇所获,愿奉给父亲防身所用。”
  公孙瓒淡淡的说道:“既然是你的福缘,为父岂可夺之,此剑你可留着防身。我且问你,为何为了区区一个奴婢,得罪你母亲?”
  公孙白高昂起头来,凛然无惧的望着这个威震北地的枭雄,一字一句的沉声道:“若连自己身边人的安全都不能维护,任其受辱,岂配为纵横天下、威震四海的奋武将军、蓟侯的儿子?孩儿既为父亲之子,当铁骨铮铮,宁折不弯,何惧生死?”
  公孙瓒眉毛一挑,猛然站了起来,像不认识公孙白一般,双眼如利刃一般,在他身上再次细细的审视了一番,又缓缓的坐了下来,冷声道:“要想当英雄,光靠勇气是不够的,还得有真本事才行,否则只是莽夫一个!”
  公孙白心中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这一把终于赌对了。
  公孙瓒一向作战勇猛,与胡人交战之时,声疾色厉,作战时像是打自己的仇人似的,甚至一直打到夜深,令胡人闻公孙瓒之名而色变,自然喜欢自己的儿子充满血性。
  而更绝的是,这慷慨激昂的一顿马屁,无疑是拍到公孙瓒心窝子里去了。虽然这个时代,对庶子并不看重,但是公孙瓒本身就是一个庶子,自然不会像其他人一样完全鄙视庶子。
  而公孙白还不知道的是,刚才这一刻,公孙瓒突然从他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桀骜不驯,威武不屈的影子。这一点只在他这个儿子身上第一次见到,哪怕是他一向甚为看重的公孙续身上也没找到这种感觉。
  他恭恭敬敬的说道:“父亲教训得是,孩儿省得。”
  公孙瓒长身而起,缓缓的扫视了一圈四周,沉声对公孙白道:“不管是庶子还是嫡子,都是我公孙家的血脉。既然是我公孙瓒的儿子,就不能做孬种,要做英雄。退下吧!”
  这虽不是亲爹,却胜过亲爹啊!
  最后三个字一出,公孙白如蒙大赦,忙不迭的向公孙瓒和刘氏施礼告别,然后拉着犹在梦中的小薇逃之夭夭,留下满屋子目瞪口呆的众人。
  公孙瓒摇了摇头,也一撩衣摆,扬长而去。
  刘氏也自觉脸上无光,狠狠的瞪了羊绿一眼,也在众婢女的簇拥下离开了大厅。
  一场闹剧就此落幕。
  ******************
  一直回到厢房之中后,小薇还在傻愣愣之中,许久才憨憨问道:“公子,老爷就这样放过我们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公孙白捏了捏她的小脸蛋,哈哈笑道:“怎么的,小薇难道很遗憾没挨那几板子?要不本公子来给你几板子?”
  说完便大大咧咧的朝小薇那丰满柔软的屁股上拍了过去,拍得小薇脸色微红,却并没有抗拒。
  不过,公孙白自己的脸更红,终究是个纯吊丝处男啊,受不了这刺激,轻拍了两下之后,下面那不能描写的部位不觉产生了变化,不敢再造次,免得丢丑。
  很显然,这还不是拱白菜的时候,咱这才十五岁,那不能描写的地方得养大了才能用啊。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虽然因祸得福,得到了公孙瓒的认可和赏识,同时彻底改变了自己挨打受气的局面,但是要想改变自己的命运,还得赶快升级兵甲系统。
  如今的兵甲系统不过1级,所有的分类系统的兵甲等级都没超过这个时代,甚至部分兵甲等级还远远落后于这个时代,不升级基本等于废物系统一个。
  他重新用意念打开系统,仔细查看起各分类系统起来。
  很显然,最优先要升级的是材料系统,这是所有兵甲系统的基础。
  不过材料系统就是个坑啊,2级青铜,3级粗铁,至少得4级才能派用上场。
  1级升2级:需要熟练度100,系统币100;2级升3级:需要熟练度500,系统币500;3级升4级:需要熟练度1000,系统币1000。
  这就需要熟练度1600,系统币1600,而自己如今只有20系统币和50点熟练度。
  更为坑爹的是,只有当兵器系、铠甲系、弓弩系、器械系四个系都升到3级的时候,材料系才能升第4级,合起来需要系统币四五千,真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啊。
  他叹了口气,开始接取任务。
  简单任务:加入广阳军;
  较难任务:加入白马义从;
  困难任务:结交赵云。
  看了三个任务之后,公孙白眼中豁然一亮。
  赵云!
  我擦,老子怎么忘了此时赵云是白马义从的一员呢,这一次绝对不能让大耳贼把父亲手下这个唯一的猛将挖走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