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心凉透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一百三十二章心凉透了
  江风心里清楚这帮人之所以大张旗鼓的整治市容市貌完全是迎接周沛凝做准备,所以今天这些小贩子完全是早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可以说是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文字首发138看书网】
  但是江风不能眼看着这帮人骑在老百姓头上作威作福,面无表情的注视着正在外边笑嘻嘻的一群人,踩灭烟头要下车看看,旁边的大黄牙发现江风的脸'色'不好,就拉住江风的胳膊道:“哥们儿,你要干啥去?这事儿咱们管不了啊,咱们还是别多管闲事儿了。”
  江风敷衍的点了点头,大黄牙是一片好心,江风也不怪他,他只是一个平头小老百姓,也惹不起这些人,没有这个能力去管这些事儿,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都是人之常情。
  江风点点头道:“没事儿,我回车里看看。”
  大黄牙不再阻拦,等江风回到车里,周沛凝脸若冰霜的道:“怎么回事儿?打听清楚了么。”
  江风神'色'古怪,不知道怎样说,实话实说吧,周沛凝要知道因为自己的到来惹得鸡飞狗跳,老百姓遭殃的话,肯定挂不住面子,要是撒谎的话,又不知道如何解释,左右为难。
  周沛凝也多少发现点问题,就一脸严肃的问道:“你照实说,我不怪你。”
  江风咬咬牙道:“书记,他们这是整治环境卫生,说是为迎接上级领导做准备,这都是题中应有之义。”
  江风的话说的很直接,也没有拐弯抹角,江风是想通过这种变相做醋的方式勾起周沛凝的怒火,领导一怒下边这些人就有好果子吃了。
  果然周沛凝的脸刷一下就红了,不是羞的,是气的,她才知道这些老百姓当街被打全是因自己而起,这有违自己的初衷,她也明白这些人为了往脸上贴金,争取给领导留个好印象,以便在升迁之中加点砝码,这都可以理解,但是不应该以这种方式来表示,不仅劳民伤财,更为主要的是老百姓要是知道县里的领导是为了迎接自己才这么干的,那对周沛凝的官声也是一种伤害,官场就是这样,往往官做得越大越平易近人,越注重民心,不会肆无忌惮明目张胆的作威作福,而正相反的是一些地头蛇式的小官僚却总是骑在老百姓头上拉屎。
  良久,周沛凝闷声道:“小江,你去看看,让他们马上把人送医院,赔礼道歉,所有面子工程立马全部停下。”
  江风点点头道:“书记,咱们现在就参与其中的话那就会暴'露'身份,您的微服私访可就泡汤了。”
  周沛凝一反常态的道:“没事儿,去吧,就当给他们提个醒了,我允许你发挥一次你的流氓本'色',我特批的,谁有想法让他们找我说。”
  江风听了周沛凝对自己的评价顿时满脸黑线,却只能捏鼻子认了,出乎意料的是周沛凝竟然如此刚烈,很显然是动了真火了,暗示自己要把事情搞大,让老百姓全都知晓,借此机会挽救官声。
  就在江风一边琢磨一边往前走的时候,那个卖菜老汉的惨叫声再一次响起,江风不再迟疑,大步上前喝道:“住手,光天化日之下行凶,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
  那几个大盖帽一愣,外星人一般的看着江风,接着一个小领导模样的家伙一脸不耐烦的道:“赶紧上一边去,别干涉'政府'执法想进班房你直说。”
  江风不屑的道:“执法?你执的是哪门子法?奉的谁的令?执的谁的法?国家那条法令说让你们打老百姓了?今天你要递不上报单我就管定了。”
  小领导双眉一皱就道:“你是谁啊?我有必要跟你解释吗?赶紧上一边去,耽误了正事儿你担待得起吗。”这小子说话还算客气,他看见江风从桑塔纳车上下来的,这个年代轿车还不普及,能开上桑塔纳的很明显不是平头老百姓,所以言语之间也留了余地。
  趁江风说话的时间,老汉又挣扎着站起来检他的蔬菜,按说老汉应该推着他的三轮车赶紧溜,以避免更大的损失,但是这些菜都是老汉的命根子是他生活的全部来源,看着满地的菜老汉实在不忍心,还想减少的损失,就不顾头上鲜血淋漓,忙三火四的捡菜。
  就在此时,小领导身后窜出一个小年轻,一脚就把老汉踹到了,骂道:“老不死的,赶紧滚蛋。”
  江风是真生气了,飞起一脚就把这小子踹到马路牙子上了,小年轻摔倒马路牙侄子上边余势未减,又滚了一个圈撞到路灯杆子上边才止住余势,顿时哼哼唧唧的'揉'着胸口,接着扫了一圈把目光锁定在江风身上,怨恨的骂道:“王八犊子,敢打老子你他妈活腻歪了吧。”
  江风不说话,快步上前,扯着小年轻的脖领子把他提起来,啪啪两大耳瓜子左右开弓,骂道:“管好你这张臭嘴,老子帮你长点记'性'。”
  刚才动作太快,小领导根本没反应过来,等江风再次出手的时候,小领导才明白是咋回事儿,马上破口大骂道:“王八犊子,你还敢动手?给老子拿下。”
  身后五六个大盖帽如狼似虎的冲了上来,江风怡然不惧,不退反进迎了上去,拳脚齐出三下五除二把几人打倒在地,跨过几人奔着小领导去了,小领导才发现事情不好,没想到几个手下这么不堪一击,半分钟都没到就让人家解决了,小领导的第一反应不是冲上去,而是慌忙后退一不小心又绊倒了,小领导反应挺迅速,马上连滚带爬的向后跑,一边跑还一边招呼后面的大部队。
  江风拍拍手,踢了一下脚下躺着的家伙道:“你们是哪个单位的。”
  这小年轻也顾不得疼痛了,睁大眼睛怒视江风,心道这小子连咱是哪个单位的都不知道就敢动手,肯定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愣头青,一会儿有你受的,小年轻一仰头无比自豪地道:“小子,我们是市容管理局的,你就等着挨收拾吧。”
  江风看都没看他,一脚踹到他胸脯上了,小年轻为自己的嘴欠付出了代价。
  就在这时,小领导招呼的强援终于来了,一大帮子男男女女把江风围在中间了,全都是一脸激愤的样子,更有几个男人掰手腕撸袖子,看那意思是要大干一场。
  这些人虽然人多势众,但是又没有枪,江江风根本不害怕,反倒是先声夺人道:“你们谁是领导,站出来,谁让你们这么执法的?这不是执法这是祸害老百姓,今天我就替这个老爷子讨个说法。”
  一个脑满肠肥的矮胖子冷哼了一声道:“你是干什么的?不知死活的东西,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们的工作人员打人了。”
  江风估'摸'着这家伙是个中层领导,至少说话不是一味的胡搅蛮缠嚣张跋扈,反而想从道义上站稳脚跟,但是就算他舌粲莲花又怎样?事实胜于雄辩,就一指那个老汉鲜血淋漓的脑袋道:“我是干什么的你无权过问,这事实在这摆着呢,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你还敢说你们没打人。”
  矮胖子不屑的道:“你说打了不算,你让这老头自己说我们打没打他。”
  刚才逃跑的那个小领导马上贱贱的又钻出来,指着老汉恶狠狠的道:“老头,我们刚才打你了么?你想好了再说,这可是要负责任的。”
  几十双眼睛全盯在老汉身上,老汉看了看江风,又看了看凶神恶煞的一帮人,眼神流转之间唯唯诺诺的欲言又止,不敢说话。
  小领导又追问了一句“老头,问你话呢,刚才我们打你了么。”
  江风也道:“大爷,你不用怕他们,照实说就行,这天下有讲理的地方,我给你做主。”
  老汉左顾右盼之间,不敢与江风对视,低下头长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低声道:“没人打我。”老汉虽然感激有人为自己抱打不平,但是这小伙子只有一个人,哪是这些人的对手,更何况还是与'政府'做对,一点胜算都没有,更何况就算是赢了,但这小伙子拍拍屁股就走了,老汉自己还是要在这一亩三分地继续生活下去,哪敢惹这帮子土地爷啊,只能对不住了。
  小领导一听这话就来劲了,得寸进尺的道:“没人打你你的脑袋咋破的。”
  老汉低声道:“我骑车不小心磕的。”
  矮胖子顿时来了精神,轻蔑的看了一样江风道:“看见了吧,你完全是无理取闹。”说罢转身又道:“马上通知县公安局,把这个妨碍执法的家伙抓进去,管教管教。”领导的命令一下达,自然有狗腿子屁颠屁颠的去打电话叫人。
  江风没想到老汉竟然会出卖自己,不惜歪曲事实,一瞬间心就凉透了,本来想着做学雷锋做好事儿不留名,但是哪想到会被反咬一口,一瞬间有踹这老头两脚的冲动,但是一看他那满头白发又下不去手,但这事儿太他妈气人了,点上一根烟平复了一下情绪,冷静了一下就明白老汉怕的是什么了。就强自耐心的道:“大爷,年老也好年轻也罢,做人说话可要讲个良心,你不用怕他们,一群仗势欺人的家伙罢了,你放心大胆的说,我给你做主,他们咋地不了我。”
  老汉被江风说的无地自容,悲从中来,突然放声大哭,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的道:“孩子,大爷对不住你,你就放过我吧,我求你了。”
  【.文字首发138看书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