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晚上找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全部毒物都已经检查了一遍,看来可以确定了,蕴含香魄的几种,闻起来都臭。”
  这段时日以来,李柃接连制香,食香,把神念力量提升至五十斤左右的水准,自感已经小有气候。
  但他所做的事情不止于此,还顺带研究了一番从魔道尤老身上所得的毒物,以及一门叫做万煞化毒功的法诀。
  那些毒物功效各不相同,但是李柃感兴趣的是当中蕴含着香魄的品种。
  当日他之所以能够击杀尤老,这些香魄功不可没。
  法诀则是冥宗毒道的入门篇章,黄泉宗,尸仙宗弟子都适于修炼,可以依据各自条件和喜好祭炼出不同的毒性。
  尤其玄妙的是,它不仅可凭灵材调配,还能化入灵元,以功法催动,是一门能够转化毒煞,虚实相生的毒道神通,非常灵活和方便。
  它似乎也和之前所得的三宝炼魔诀当中的炼煞篇有所联系,属于更深层次的运用。
  不过这些研究并非一朝一夕之功,李柃略作沉吟,还是在泥坑中倒入火油,并取火折子点燃。
  这是受到感染的僵尸兔,可不能放跑出去,或者被林中的野兽挖出来吃掉。
  如今实验已经告一段落,暂时用不上它们,还是烧干净为妙。
  做完这些,李柃费了一番功夫把泥坑填平,那些灰烬都掩埋起来,复又从石缝里面掏出前些时日收缴的神像。
  他如今已经彻底确认,这就是大粼江神神像了。
  李柃也不点香祭祀,而是将其放在附近一块平整的山石上面,按照魔道笔记所载的一种香祷法门冥思入定,以精神与之沟通。
  冥冥之中,思绪上升,如同一缕烟气来到了玄妙莫测,无法言述的虚空。
  这是他最近发现的特殊所在,之前的猜测似乎得到证实,天地之间,真的有这么一处能够积攒香魄的地方。
  李柃打算过冒险进入其中探查,但却发现,根本无法做到。
  似乎是因为媒介为神像的缘故,前方有股恢弘浩大的精神场域阻拦,自己的灵体根本无法成行。
  又似乎,这根本就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空间,并没有边界,距离的概念。
  李柃一时之间也弄不清它的本质,魔道那里缴获的东西没有说明。
  但,精神可以沟通它,这就已经足够了。
  花费了一段时间,李柃心绪沉浸,愈发深入到了里面,突然听闻万万千千如同呓语的祈祷之声传来,萦绕耳际,牵动魂灵。
  随着阵阵如潮汹涌的精神力量传开,整个虚空都似共鸣起来,李柃仿佛看到了万千民众在大河沿岸摆宴赛舟,祭祀江神的盛大场景。
  香烛纸钱燃烧,无数香魄游丝汇聚成洪流,如同河床上方蒸腾的水汽,融入这处虚空。
  画面一转,忽的****兴起,粼江咆哮,无边水浪吞噬房屋和田舍。
  等到洪水退去,遍地狼藉,淹死的牲畜人口曝于荒野,腐肉和白骨随处可见。
  复又见夏日炎炎,江边大堤之上,一群人敲锣打鼓,抬着大红花轿往河边赶去。
  一名涂脸穿裙,头戴高帽,巫师模样的老者抖动着身躯围绕花轿跳舞,不久之后,锣鼓喧天,鞭炮,唢呐齐鸣。
  人们跪伏在地,只余役丁抬着猪头,牛头,羊头各类牺牲往水中倾倒。
  不久之后,花轿打开,里面现出一名身穿大红嫁衣,覆着头盖,但却双手双脚连同腰腹都被绑在椅子上,捆得严严实实的女子。
  几名役丁上前,抓住椅脚,合力将其抬了起来。
  扑通一声,女子连同椅子沉入江水。
  “这些究竟是什么?历史的投影,还是众生精神所化的集体记忆?”
  “但无论如何,能打开此界,与香祷祈愿之法有着莫名的联系。”
  这几天李柃已经着手进行过研究,不是头一回见到这些场景,但是震惊依旧。
  比较合理的猜测是,这里为大粼江神的神国。
  仙有洞天福地,佛有佛国,神自然也有神国。
  尤其对信仰神而言,这更是标准配置。
  这个疑似神国的地方,集中的似乎是一种神道香火,其中亦有香魄。
  这是一种前所未见的香魄,通体金黄,呈现出如同黄金雕塑的龙形虚影,当其融入自身神魂之际,整个精神都似出现幻觉,出现那些画面和声音。
  李柃思索之际,那些香魄仍然如同漫天灵气涌来,声声念念不断涌现。
  “祈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下雨……下雨……求您快下雨啊!”
  “别再下了,别再下了,连山都要被淹了!”
  “快,快靠岸,船要翻了!龙王爷爷饶命……”
  “江神庇佑,今年必定大发……”
  众生祈愿,情感交织,如同千百杂味。
  无分善恶美丑,香臭雅俗,世间百态都在此间呈现。
  虚空中仿佛充盈着浓烈的香烛纸钱味道,炽烈阳刚如同熊熊烈火燃烧。
  万年下来,无数信众不计成本的祭祀祈愿,已经积累下了堪称天量的庞大愿力,如若不管不顾,放开自己心神进入此间鲸吞一番,恐怕能够飞快提升神念,甚至衍生出筑基境界才有的法力。
  但李柃并没有贸然这么做,因为他发现,这种香魄似乎拥有着一种特殊的作用,那就是感染精神!
  和信灵香侧重于增长神识神念,生云香凝炼云煞,返魂香香闻百里一样,它也拥有着自己的特质,能够令人沉湎其中,一不小心,便要五蕴皆迷。
  届时,恐怕连自我都要消失,与无数信众敬仰供奉的大粼江神同化!
  每次精神沟通此间之时,出现的莫名幻觉就是明证,李柃对此有着深深的警惕。
  “神道对于修仙者而言,可未必见得是什么好道途啊!”
  “仙之五品,天仙最上,也只有天仙才可证得大罗,得享真正的长生逍遥。”
  “我李柃虽因天赋异禀食香炼魂,最为显而易见的捷径是香火成神,但可未必见得就要走这条道路。”
  “拜神不如拜己,我既不肯拜神,又何必要让百姓来拜我?”
  “更何况,无数年累积香火愿力,时时刻刻听人祈祷许愿,说不定精神都要被扭曲,整个神格化!”
  神道有优势,也有缺陷。
  若是凡人,成神当然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但若为修仙者,那可未必。
  所以归根结底,这只是可供考虑的选择罢了。
  而且,此世的神道还有一个最为致命的问题,那就是真正自由而且受天地大道所钟的都是如同恶蛟那样的自然神,而非后来诞生的信仰神。
  香火封神,还处在方兴未艾的发展阶段,并未真正成气候!
  想来也的确应该如此,仙道鼎盛,神道受到压制,再合理不过。
  而且现今就已经有魔道在研究香祷之法,利用自己制作的信灵香提高祈愿效率,自己没有那么深厚的底蕴和合适的条件,又何必去费那心思?
  他从一开始就认为,直接食香,更为纯粹,不必求神拜佛,不必依靠众生愿力,才是真正的逍遥。
  “不过正所谓物极必反,少量融炼此物,利用其特性来修炼,可以起到淬炼神魂,使之坚韧的作用。”
  “我或许可以少量截取此间的香魄,作为资粮……”
  “难不成,那些魔道也是在打这种主意?”
  突然,李柃生出了一个想法。
  还真的有可能呀。
  不过他很快就收敛思绪,不去想那么多。
  他这次动用神像,是为了另外一事。
  “这是一把钥匙,一座桥梁……”
  “此前数日,接连研究,都察觉到了有其他人联系此域的迹象,若我没有猜错的话,正是那些魔道。”
  “他们必然是要沟通此界,窃取香火,或者做其他事情的,我闲着也是闲着,就在这边蹲守,不信你们忍得住!”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借幻象磨砺自己的李柃突然察觉到,虚空的彼岸似有一座门户打开,冥冥之中,虚影呈现。
  他看到了一个摆放着供桌的房间内,一名红衣女子神态肃然,拈香而拜,不久之后,将燃烧着的信灵香插到桌上的香炉处。
  那些信灵香的香魄汇聚,形成一股打开通道的力量,无形场域笼罩整个房间。
  那女子,正是上次逃脱的林姑娘!
  “还真找到了,就是她!”
  李柃心中冷笑。
  “不知神道深浅,胡乱点香祈祷,怎知自己沟通的是神是鬼?”
  “你敢运用这门香祷之法窃取江神香火,我就敢借此来找你!”
  “小娘皮,这回看你往哪跑!”
  按理说来,这种通道打开之后,对方也应该能察觉到李柃,但双方之间相隔太远了,林姑娘的天赋神通似乎又是一种感知心绪和精神波动的能力,太容易被神国法域中的众生意志干扰了!
  这段时日,李柃都在想着如何找到那个林姑娘,也回忆了之前交手的场景,结果发现,还是要故技重施。
  但这一次,不用再去找那个行宫里面的美姬了,自己手头上拥有了神像,也从战利品中学会了香祷之法,完全可以单独完成。
  当下从石缝之中取出事先准备好的返魂香,点燃之后,引导香魄穿过虚空,进入林姑娘所在之地。
  等了约莫小半刻功夫,东边二百余里外,一股异香传了开来。
  “原来跑到那边去了!”
  整个过程林姑娘果然毫无所察,不久之后就结束了香祷,画面消失不见。
  但是返魂香已经出现在那里,李柃已经知道大概的方向和位置了。
  他没有立刻就动身,因为对方才刚刚结束联系,现在就杀过去的话,容易让人联想起香祷之法有问题。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李柃还得为第三次,甚至第四第五次偷袭击她做准备,保住这个漏洞的秘密是首要的,将来还可以用在其他魔道中人身上。
  再者,今天费了不少功夫在修炼上,时间上也有些来不及了,干脆再做好充分的准备。
  他跑到异闻司那边查看近来卷宗,想要知道最近的情况如何,结果却是发现,异闻司似乎正在筹划着围剿魔道的大行动,最近半月以来频频出动,征战颇多,新的卷宗增加了不少。
  当中提及,缴获的魔指木也新增了数份,只是分散在各处堂口,暂时还来不及集中至王城而已。
  这种东西对异闻司人用处不大,应该不至于留下,到时候自然会送过来,李柃倒也不急。
  不过就在这时,李柃突然又见到,有卷宗提及信灵香之事。
  “果然被他们给发现了!”
  李柃翻了翻卷宗,发现他们在多个魔道据点发现过信灵香,疑香坊或者市面上的商贾与之有所接触,但这种香品配方已经流传,是仙师们指定要扩大生产之物,也不能证明什么。
  他们真正感兴趣的还是与之关联的香祷之法,也开始怀疑有些魔道在趁机搞淫祀,窃取大粼江神的香火愿力了。
  或许近来的频繁出动,也与这件事情相关。
  “找到了!”
  突然,李柃眼前一亮,竟然找到了一份与那林姑娘有关的情报。
  “让我来看看,那位林姑娘究竟是何方神圣!”
  “嗯?这竟然是一名拥有魔道大能血脉的圣裔?天生道体,天赋神通……当真是天之骄女啊!”
  李柃仔细读完情报之后,不由得暗暗吃了一惊,好在自己没有贸然行动,不然的话,指不定撞到什么秘宝或者阵法,高人的手上。
  原来,那位林姑娘全名叫做林柔娘,是幽魂宗内一位结丹长老的独生女儿,然而她真正的背景并不是那位长老,而是长老的祖宗,来自冥宗幽魂一脉的传承者,血海魔尊!
  所谓称尊做祖,修仙界中,能够称得上是某尊,某祖的,至少也得是元神大能,元婴高人,当然也有例外,那就是血缘关系较近,比如黄云真人,李柃和九公主,乃至玄辛国的绝大部分人都称呼其为老祖,但外人同样称呼长老。
  这样一位天之骄女,摆明了就是来此历练修法,成就自身,没有那么好杀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