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9章 49 全城戒备之江为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救人如救火,颜春跟主治医生说了这事,并早请了两个护理人员跟着去,这事可是人命关天的事,做为一个医生,责职就是悬壶济世,治病救人。更何况对方现在需要帮助。
  颜春倒也不是那种心胸狭隘的人。换个说话,对方在关键时候能想到自己,说明自己对世人还是有作用的。
  车子在导航的指示向,向着江边村进发。本是**多远,可中间隔着高速路,真要是走天桥或者还要近一些,如果开车绕那么大一圈,跟走路过天桥也就差不多。
  颜春一行人是由司机开着救护车动身的。听了江丽珍的哭诉,颜春再坚硬的心也软化下来。他明白,当亲人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做为一个女儿能这么伤心难过,那就说明江丽珍的内心还是善良而且还是有孝心的,颜春此时心里想的就这么一个倔强的女孩子如此难过,可见这个人对她又有多重要。
  为了节省时间,一路上都是开了急救声响。也就半个小时了,颜春他们的车子才进了江边村的村头。颜春看到一个女孩子的身影站在岔路口。这正是江丽珍。
  “在哪呢?“颜春伸出头,对走近身边的江丽珍说。
  “我家还就在里面,现在从这里过去还要一段时间。颜春一听江丽珍这么一说,对江丽珍说:‘那你就上车,省得在后面磨叽。”
  江丽珍看了看车子上的几个人,对颜春歉意的说:’真不好意思,我还要这么麻烦你。“
  ”我是医生,别说那**用的,你现在在车上我问一下,你爸倒底怎么了?“
  江丽珍就坐在颜春身边指路。江丽珍说:”我爸今天早上本来要去下水,结果忽然感到一阵身体不适,而我妈又不在家,我爸不要让我把这事告诉妈,省得她担心这事,再说,我妈现在在乡下的市场有一个摊位,我爸下水得到的鱼就让我妈放到的摊为上去卖,有的鱼因为还小,也就自己养着,大了再卖。我爸跟我说也就是一下子就好了。“
  ”结果我看他脸色越来越难看,就打了一个电话给你。我刚才给妈打过电话了,妈也在收摊往家赶。”江丽珍因为心里急,有用**用的说了一大堆。
  “你爸今天有**吃什么东西,比如比较让人容易生出恶感的东西。”颜春怕江丽珍理解不了,一字一句说的很是小心缓慢。
  “这跟吃东西有关吗?我爸今天跟我吃的是一样的,我怎么就**呢?”江丽珍止住了眼泪。
  这一句话反而让几个医护人员不好吱声了,这江丽珍说的有道理,真要是吃的东西有问题,那今天自己也吃了一样的东西?怎么就**问题呢?
  还是那个有经验的护士长开口:“你爸是不是身体早就有状况,只是你们做儿女的一心在意自己的工作,也就**顾到。这是不是你们粗心大意了一点。”
  “好像不全是,我跟我爸基本上每天都是这个样子的,我爸出去打鱼,我第二天去卖,或者我妈到乡下市场去卖,这样生意相对要好上不少。
  “哦。”颜春应了句,心里满是疑问,却是淡好意思说出来,他上次在咖啡馆里好像听金凤说话的意思,这女孩子也是什么院校毕业,而且也有一份好工作。这事却是不好当着两护士的面说出来,或者有什么心里难言之隐也说不定,真要不是那一次,也不会有现在这事情。
  “说真的,我弟弟还在上学高二,我就想多赚一点,我们读完书还不是要自己找工作,要是运气好或者有一个好的工作,要是不好,说不定工资还拿的跟一般的打工仔一样的。大学生也**什么了不起,现在大学生多如牛毛,我家里的鱼生意反而在生意好的时候,一天可以卖到四千多块。这可直接的赚钱收入。有时候一天可以抵普通人一两个月。当然,一*来,这样也就那么几天。”
  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江丽珍这次却是对颜春说了许多家里的事。
  江为水又有想呕吐,也就是只张嘴,却是什么也**吐出来。颜春带着口罩他们在个都戴着口罩,看了看江丽珍,从口袋里递出一个医用一次性口罩:”这个戴上,防止这些有传染。“
  他本是好心之举,却无意间帮了大忙。
  ”我不用,我都习惯了。“江丽珍有些欠意,很想跟颜春解释一下上次的事情,其实是个误会,却是不好开口,毕竟俩护士在,说出来有些不便。
  ”那个上次那事其实是个误会,那杂志是金凤的,就是他那鞋子带有拐脚,我帮她拿一下。而我看到你,那天的事正火,也就心里头一热,就忘了,“江丽珍尽量不提相亲俩字。这样一说俩护士却是听不出什么个状况。
  车子经过红绿灯时,又震动了一下。而这个时候江为水的口里却是震出一丝唾液。一个*长的护士嫌恶心,也就用手拿着纸巾把吐液给擦掉。
  颜春看在眼里,心里觉得这护士的人品好多了。他学的是传染病之类的医科,想想要叫她不要接近,但对方手上戴了手套,倒也**太在意。还是说了一句:”这要是传染性强的话,你就有事情了,碰到这些,不要用手,有个处理方法,就是用一些消毒水喷洒在上面,这样才*无一失。“
  颜春的话就好像一把剪刀,剪开了那护士脸上的面纱,周兰脸红了。她并**受过专业的护理学习,她也就是亲戚的关系而进入这医院工作。颜春的话,相对程度却让她觉得自己无知。
  而另一个*轻一点的护士是受过高等培训,却是用车子里备着的消毒水对着那江为水流出来的唾液从一米处的空间就喷洒,这车子里空气立马清新。
  颜春跟江丽珍坐在前面,颜春在开车,江丽珍在指路,两人的距离都隔了最少有两米。
  到了医院,颜春让江丽珍直接去挂号。
  (未完)

章节目录